B-SHEEP

无题(1)

       我时常会把太宰的小说拿出来反复读。这位“无赖派”大师的作品总是有着一股魔力吸引着我去阅读,特别是他最出名的也是他的自传小说《人间失格》。
       或许是能够从中感受到些许同病相连的感觉。在这个残酷的社会里心灵过于纤细的人是不允许存在的,如若是有,便会遭受非人的“虐待”。并非是来自拳脚,而是心理上的。他人一句无意间的话有时都会成为自己的心理负担,顺口而出略显失礼的话或随便的一个动作都能在意好长时间,并且时常陷入无法自拔的自我厌恶中,彻夜难眠。
      甚至儿时的记忆都会成为噩梦的源头。
      在他人眼里,一个正值青春的人,就像是一个发光发热的太阳,散发着无限的活力。但我并非如此,我甚至会常常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。“真是个阴暗的人啊!”在知道我的想法后肯定大部分人都会这么觉得。
      但我并非天生如此,在思来想去之后,最终归结于一个原因——我的父亲。
      虽说他在我这冠以一个“父亲”的称谓,但在精神层面上我并不认同他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父亲。我时常能感觉到他在言语中对我的嘲讽与不屑,并且带着名为“恶意”浪潮一波接着一波把我打的无法起身。如果是处在同一个空间里,我都能感觉到周遭的空气在被他一点点的抽离,像被人厄住了喉咙,是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作为一名父亲,这个男人实在是差劲透顶。借用某位文豪的一句话——“一想到为人父母竟然不用考试就觉得这实在是太可怕了”。如果我可以在出生前选择是否出生的话,我宁愿从不诞生于世也不要一个让我觉得寄人篱下,活的苟且的人做我的父亲。
       他从前或许不是这样,在我诞生之前,他也许也曾有过决心要做一个好父亲,但是“生活”的重担使他实在做不到这一点。
       其实他也是有对亲人的关心的。比如吃饭的时候,他会十分亲昵的为我的表弟擦嘴,这时他脸上那毫不做作的温柔可谓是体现的一览无遗。那样如此温柔细腻的动作我从未从他那里感受过,如此一来我仿佛才是那个厚着脸皮蹭饭的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 餐厅里暖风空调温度打的十足,我却不禁感到遍体生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