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-SHEEP

久     等     了
不管了,反正没什么忍耐力的我就先🐍了。
还有撩毛衣怎么看都像是在色诱茸茸(并不)
ps:最后1p动图警告

这冰冷的感觉总让我想起曾经总是一个人自己。
放学时总是一个人蜷缩在车站月台的一角,一条围巾、一件大衣根本不足以抵御12月凛冽的寒风。
除了偶尔路过的车辆和远处明亮的灯光外,没有一样东西可以体现出这座街道的活力。
我剁着脚焦急地等待着公交车,即使终点是没有人气的家,我也依旧想要快点回到那个算作避风港的地方,至少让我的孤独显得不那么狼狈。

       在那之后我生了病。
       并不是治不好的病,只是一场小小的感冒。先是嗓子痛,然后是鼻塞打喷嚏,虽然不是什么大病,但是全身乏力鼻子堵塞每晚不得安睡的感觉真的称不上好。这就有犹如他对我的影响一般。
       病好了我就再次将它遗忘,但是我知道迟早有一天它还会再找上门来。

其实我不太喜欢喝零度的,但是!!!为什么偌大的一个冰柜里有那么多瓶唯独我们的Strange是面对外面的!!!一眼就看到了!!!
(所以这瓶零度是Strange逼我买的,一定是的)

在撸一遍S3总感觉茶杯安慰Reba这里说的话好像也是对他自己说的,Reba吸引了红龙,茶杯吸引了老汉(姨母笑)

无题(1)

       我时常会把太宰的小说拿出来反复读。这位“无赖派”大师的作品总是有着一股魔力吸引着我去阅读,特别是他最出名的也是他的自传小说《人间失格》。
       或许是能够从中感受到些许同病相连的感觉。在这个残酷的社会里心灵过于纤细的人是不允许存在的,如若是有,便会遭受非人的“虐待”。并非是来自拳脚,而是心理上的。他人一句无意间的话有时都会成为自己的心理负担,顺口而出略显失礼的话或随便的一个动作都能在意好长时间,并且时常陷入无法自拔的自我厌恶中,彻夜难眠。
      甚至儿时的记忆都会成为噩梦的源头。
      在他人眼里,一个正值青春的人,就像是一个发光发热的太阳,散发着无限的活力。但我并非如此,我甚至会常常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到此为止了。“真是个阴暗的人啊!”在知道我的想法后肯定大部分人都会这么觉得。
      但我并非天生如此,在思来想去之后,最终归结于一个原因——我的父亲。
      虽说他在我这冠以一个“父亲”的称谓,但在精神层面上我并不认同他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父亲。我时常能感觉到他在言语中对我的嘲讽与不屑,并且带着名为“恶意”浪潮一波接着一波把我打的无法起身。如果是处在同一个空间里,我都能感觉到周遭的空气在被他一点点的抽离,像被人厄住了喉咙,是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作为一名父亲,这个男人实在是差劲透顶。借用某位文豪的一句话——“一想到为人父母竟然不用考试就觉得这实在是太可怕了”。如果我可以在出生前选择是否出生的话,我宁愿从不诞生于世也不要一个让我觉得寄人篱下,活的苟且的人做我的父亲。
       他从前或许不是这样,在我诞生之前,他也许也曾有过决心要做一个好父亲,但是“生活”的重担使他实在做不到这一点。
       其实他也是有对亲人的关心的。比如吃饭的时候,他会十分亲昵的为我的表弟擦嘴,这时他脸上那毫不做作的温柔可谓是体现的一览无遗。那样如此温柔细腻的动作我从未从他那里感受过,如此一来我仿佛才是那个厚着脸皮蹭饭的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 餐厅里暖风空调温度打的十足,我却不禁感到遍体生寒。